本站首页   事故处理     交通法规      责任认定     伤残鉴定     保险理赔      交通案例    事故工伤      肇事处罚     法律常识     在线咨询  
  最新动态  

咨询热线:13785157085
致力于为当事人提供精细化、专业化、团队化、标准化法律服务!
因为专业,值得信赖;因为敬业,值得托付;因为诚信,值得依靠 

   
     

站内首席律师    


   

金晓宁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京师(全国)刑事委员会理事,北京市京师(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主任,明理刑事辩护与公司刑事风险防控中心负责人,河北电视台特邀嘉宾,《中小企业杂志与科技》法律撰稿人,发表法律论文多篇。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疑难案件专家论证,重大民商事案件代理,政企法律顾问。

十余年律师执业经验,办理过数百件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形成了自己独特而精练的执业技能。使一批被屈蒙冤的当事人被宣告无罪,使众多当事人被判处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最大化地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获得了当事人的广泛赞誉。
始终秉承“态度决定高度,细节决定成败”的理念,对所办案件均能做到:“对相关法律进行精细研究,对相关证据进行精准把握,对来龙去脉反复推敲,对人情事理深刻感悟。”在办案中重程序、重证据、重事实、重法律,善于把握案件切入点,在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的基础上进行精准辩护,执业技能日臻完善,开创了“明理系律师”的先河。

典型无罪案例:
1、某公司经理刘某某涉嫌诈骗200多万,一审被法院判决无罪。
刘某某被控诈骗三名受害人共计200多万元,关押一年后经法院审委会研究,一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无罪判决书》,该判决已生效。
2、房地产公司经理王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检察机关决定不予起诉。
王某被控参与强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该案被定性为涉恶案件,经仔细研究案情,并多次与检察院沟通,检察机关在两次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后,经检委会研究仍然认为事实不清,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书》,王某终获无罪。
3、某集团公司高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金律师在侦查阶段为其辩护,成功为其申请取保取保候审,后其未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4、刘某涉嫌交通肇事,二审被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案。
这是一起造成一死一重伤的三车相撞事故,刘某被认定负全责,涉嫌交通肇事罪。金律师受托为其辩护,该案经过检察院二次撤诉,七次退补,被告人三次上诉,刘某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案件审理期间刘某刑罚执行完毕,最后衡水中院终审改判刘某无罪。刘某申请国家赔偿,一审法院作出了首例《国家赔偿决定书》。
5、大车驾驶员杨某涉嫌交通肇事罪,公安机关撤销案件宣告其无罪案。
杨某驾驶半挂车与小轿车相撞致小轿车司机死亡,涉嫌交通肇事罪被批捕,金律师经与检察机关沟通,检察院将该案退回补充侦查,杨某在关押三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后来公安机关将杨某负主要责任变更为次要责任,并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最终杨某被宣告无罪。
6、赵某涉嫌强奸一审被法院判决无罪,检察院不服提起抗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了无罪判决。
7、高某涉嫌交通肇事罪,案件被撤销,终获无罪案。
高某驾车与电动三轮车相撞致对方一死一伤,负事故主要责任,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后为其辩护,公安机关撤回起诉,变更了责任认定,并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被告人终获无罪。
8、代理刘某被判无罪后申请国家赔偿案。刘某被错误关押一年,获得国家赔偿十余万元。
 
部分从轻及缓刑案例
1、许某等二十余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件,在检察院审查阶段为其辩护,成功为其去掉涉嫌的包庇罪罪名。
2、高某等十余人涉及恶势力犯罪案件,在检察院审查阶段成功为其去掉涉嫌的寻衅滋事罪罪名。
3、某房地产公司经理魏某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一审被判免予刑事处罚。
4、某网络公司总经理王某倒卖互联网宽带,被控涉嫌盗窃罪,一审法院变更罪名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并判处王某缓刑。
5、某文化传播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总经理朱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被判缓刑。
6、某公司员工高某涉嫌团伙电信诈骗,检察机关认定诈骗数额70多万元,一审被判缓刑。
7、某公司经理何某涉嫌寻衅滋事,一审被判缓刑。
8、未成年赵某涉嫌抢劫,一审被判缓刑。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
分所地址:石家庄市槐安路与平安大街交叉口西行200米路北京师律师楼。

 

事故处理    
·河北交通事故网提供的法律服务项目
·2020年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河北省住院伙食补助费标准提高到每人每
·金律师代理邵某交通事故赔偿判决书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一 医疗费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二 误工费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三 住院伙食补
交通案例
私家车跑滴滴出事故,能否要求保险公司赔偿?
   发布时间:2019-2-22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点击次数:1166次


案例


    2018年7月7日中午12点多,原告陆某驾驶车辆在常熟市深圳路行驶时发生事故,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陆某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因该车辆向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原告陆某向保险公司要求理赔17730元(车辆损失16600元、施救费300元、评估费830元),但遭到保险公司拒绝。原告陆某遂向常熟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支持其上述诉请。


    审理中,原告陆某陈述,事故发生当天,他虽驾驶事故车辆跑滴滴,撞车前11:30时已结束了一笔订单,在驾驶车辆调头后在事故地发生碰撞,因撞车后未关闭滴滴平台,系统平台于11:43时又自动派单给了他,他就打电话给乘客说明情况,乘客取消了订单。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原告将家庭用车从事营运,改变了车辆的使用性质,增大了保险人的保险风险,违反了《保险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因此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尽管原告陆某向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损失保险并约定了不计免赔,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并生效。但综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原告陆某将家庭自用非营运车辆从事网约车营运活动,并收取了费用。原告陆某的上述行为改变了车辆使用性质,明显增加了涉案车辆在行驶中的危险程度,原告陆某应当及时通知被告,被告可以按照合同约定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原告陆某未履行通知义务,事发时虽未从事网约车营运活动,但根据原告陈述,涉案交通事故发生于结束一个网约车订单及接下一个订单期间,其从事网约车行为与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故被告在车损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最终驳回了原告陆某的诉讼请求。现该案已生效。


     法官说法:


    根据《保险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及时通知保险人。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因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私家车车主若将家庭自用非营运车辆从事网约车营运活动并收取费用,应及时告知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可以按照合同约定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如不告知,则很可能导致交通事故后保险公司拒赔的后果。



    |河北交通事故律师|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石家庄交通事故赔偿|河北省交通事故|河北交通事故|  
    河北交通事故网致力于在责任认定、伤残鉴定、保险理赔、代理诉讼、刑事辩护等方面,为交通事故当事人提供精细化、专业化、团队化、标准化法律服务!

事故处理』 『交通法规』 『责任认定』 『伤残鉴定』 『保险理赔』 『交通案例』 『事故工伤』 『肇事处罚』 『法律常识』『在线咨询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冀ICP备09030622号-1

技术支持:牛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