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事故处理     交通法规      责任认定     伤残鉴定     保险理赔      交通案例    事故工伤      肇事处罚     法律常识     在线咨询  
  最新动态  

咨询热线:13785157085
致力于为当事人提供精细化、专业化、团队化、标准化法律服务!
因为专业,值得信赖;因为敬业,值得托付;因为诚信,值得依靠 

   
     

站内首席律师    


   

金晓宁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京师(全国)刑事委员会理事,北京市京师(石家庄)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主任,明理刑事辩护与公司刑事风险防控中心负责人,河北电视台特邀嘉宾,《中小企业杂志与科技》法律撰稿人,发表法律论文多篇。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疑难案件专家论证,重大民商事案件代理,政企法律顾问。

十余年律师执业经验,办理过数百件重大疑难刑事案件,形成了自己独特而精练的执业技能。使一批被屈蒙冤的当事人被宣告无罪,使众多当事人被判处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最大化地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获得了当事人的广泛赞誉。
始终秉承“态度决定高度,细节决定成败”的理念,对所办案件均能做到:“对相关法律进行精细研究,对相关证据进行精准把握,对来龙去脉反复推敲,对人情事理深刻感悟。”在办案中重程序、重证据、重事实、重法律,善于把握案件切入点,在尊重事实,尊重法律的基础上进行精准辩护,执业技能日臻完善,开创了“明理系律师”的先河。

典型无罪案例:
1、某公司经理刘某某涉嫌诈骗200多万,一审被法院判决无罪。
刘某某被控诈骗三名受害人共计200多万元,关押一年后经法院审委会研究,一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无罪判决书》,该判决已生效。
2、房地产公司经理王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检察机关决定不予起诉。
王某被控参与强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该案被定性为涉恶案件,经仔细研究案情,并多次与检察院沟通,检察机关在两次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后,经检委会研究仍然认为事实不清,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书》,王某终获无罪。
3、某集团公司高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金律师在侦查阶段为其辩护,成功为其申请取保取保候审,后其未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4、刘某涉嫌交通肇事,二审被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案。
这是一起造成一死一重伤的三车相撞事故,刘某被认定负全责,涉嫌交通肇事罪。金律师受托为其辩护,该案经过检察院二次撤诉,七次退补,被告人三次上诉,刘某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案件审理期间刘某刑罚执行完毕,最后衡水中院终审改判刘某无罪。刘某申请国家赔偿,一审法院作出了首例《国家赔偿决定书》。
5、大车驾驶员杨某涉嫌交通肇事罪,公安机关撤销案件宣告其无罪案。
杨某驾驶半挂车与小轿车相撞致小轿车司机死亡,涉嫌交通肇事罪被批捕,金律师经与检察机关沟通,检察院将该案退回补充侦查,杨某在关押三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后来公安机关将杨某负主要责任变更为次要责任,并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最终杨某被宣告无罪。
6、赵某涉嫌强奸一审被法院判决无罪,检察院不服提起抗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了无罪判决。
7、高某涉嫌交通肇事罪,案件被撤销,终获无罪案。
高某驾车与电动三轮车相撞致对方一死一伤,负事故主要责任,案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后为其辩护,公安机关撤回起诉,变更了责任认定,并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和《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被告人终获无罪。
8、代理刘某被判无罪后申请国家赔偿案。刘某被错误关押一年,获得国家赔偿十余万元。
 
部分从轻及缓刑案例
1、许某等二十余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件,在检察院审查阶段为其辩护,成功为其去掉涉嫌的包庇罪罪名。
2、高某等十余人涉及恶势力犯罪案件,在检察院审查阶段成功为其去掉涉嫌的寻衅滋事罪罪名。
3、某房地产公司经理魏某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一审被判免予刑事处罚。
4、某网络公司总经理王某倒卖互联网宽带,被控涉嫌盗窃罪,一审法院变更罪名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并判处王某缓刑。
5、某文化传播公司石家庄分公司总经理朱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被判缓刑。
6、某公司员工高某涉嫌团伙电信诈骗,检察机关认定诈骗数额70多万元,一审被判缓刑。
7、某公司经理何某涉嫌寻衅滋事,一审被判缓刑。
8、未成年赵某涉嫌抢劫,一审被判缓刑。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
分所地址:石家庄市槐安路与平安大街交叉口西行200米路北京师律师楼。

 

事故处理    
·河北交通事故网提供的法律服务项目
·2020年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河北省住院伙食补助费标准提高到每人每
·金律师代理邵某交通事故赔偿判决书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一 医疗费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二 误工费
·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之三 住院伙食补
肇事处罚
金晓宁律师办理关某交通肇事案辩护词(无罪辩护)
   发布时间:2012-3-20   发布人:网站管理员   点击次数:5432次

  这是金律师代理的衡水市武强县的一个案例,检查院以交通肇事罪对被告人关某提起公诉,金律师担任关某的辩护人后,经过认真查阅案卷材料,终于发现了本案的重大疑点,指出了公安机关的责任认定存在着重大瑕疵,最终检查院以事实证据有变化为由撤回对被告人的起诉。以下是本案的辩护词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河北蓝天联合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关某的委托,指派金晓宁律师作为他的辩护人,参加了本案的诉讼活动。辩护人介入本案后,认真研究了本案的卷宗材料,分析了《起诉书》和指控证据,认真听取了被告人本人对案情的介绍和辩解,特别是经过今天的庭审,辩护人对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有了充分的了解,现依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提出关某无罪的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一、本案中关某、张某和杜某三方发生的交通事故交警大队认定为两起事故,证据明显不足。

 纵观本案全部证据材料,能够证明被告人的摩托车和受害人张某的电动车有过碰撞接触的,只有两方面证据:一是杜某和同车的桑某的询问笔录;二是衡水市公安局车辆鉴定书。其他的证人都是事故发生后才到达的现场,他们都没有目睹事发经过,对认定关某驾车撞死张某这一事实没有关联性。

   (一)、我们先分析杜某和桑某的询问笔录,他们的询问笔录不合法、不真实。1、不合法:依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三条 :“交通警察应当对事故现场进行调查,做好下列工作:...(三)查找当事人、证人进行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案发后杜某和桑某当时就在现场,应该在现场制作询问笔录,为什么办案人员直到第二天9点32分才开始询问?明显违反了法定程序。2、不真实:①、杜某和桑某都说事发时对面来了辆大货车,在会车的时候看见路中间站着个人,杜某赶紧向左打方向,车辆从摩托车上压了过去。从现场草图我们可以看出,关某的摩托车当时在黄线左边,正常情况下在会车的时候,驾驶员应该向右打方向,如果向左打不正好和对面来车撞上吗?这一点违反常理,是不是在刻意回避什么?②、事发后第二天受害人家属到停车场对三方的事故车辆进行了拍照,他们两个的陈述与肇事汽车的碰撞痕迹不符。 他们都说先是汽车的右反光镜碰了一下关某,然后汽车从摩托车上压了过去,通过看照片我们发现,在车辆右侧前车轮上方有三处明显的凹陷变形,这分明是撞击痕迹,试想:单凭一个人和反光镜碰一下,怎么可能造成这三个大坑? 在车辆的左侧前车门下方也有一块明显的凹陷变形,如果汽车只是从摩托车上压过去,怎么可能造成左车门下方的撞击痕迹? ③、再看一下关某的受伤情况。案卷中关某的诊断证明清楚记载:关某开放性颅脑损伤,脑挫裂伤,硬膜血肿,颅骨骨折、颅内积气,颅底骨折伴左侧脑脊液耳漏、鼻漏,面部复杂骨折,双侧眼外伤,右侧内踝开放伤,右腓骨下段骨折,右踝关节脱位,右内踝软组织裂伤,鼻骨骨折。从诊断证明我们可以看出,关某的伤在头面部和右腿。假如该案是两次事故,如果关某的伤是第一次事故造成的,那么他怎么可能站在路中间?如果是第二次事故造成的,仅仅和反光镜碰了一下,他不可能伤的这么严重,更不可能象桑某说的:“下车后看见关某在公路上来回摇,一会儿就坐下了”。 ④、杜某和桑某的两次询问笔录前后自相矛盾。杜某第1次询问笔录说是他自己报的120,第2次询问笔录就改成桑某报的120;桑某第1次询问笔录说下车后看见原来路中间站着的那个人正往南侧路边爬,第2次询问笔录就变成下车后看见路中间站着的那个人在路面上来回摇,一会就坐下了,然后才看到那个人往路南爬。

(二)、再看一下《衡水市公安局车辆检验鉴定书》,这份鉴定书既不合法,又不真实,而且与认定为两起事故没有关联性。1、不合法:①、依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需要进行检验、鉴定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自事故现场调查结束之日起三日内委托具备资格的鉴定机构进行检验、鉴定。对现场调查结束之日起三日后需要检验、鉴定的,应当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批准”。本案并没有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批准,依法应当在三日内委托鉴定,而本案直到2月18日才委托鉴定,已经明显违反了法定程序。②、我们看一下该鉴定书的第一段:“2011年2月18日,武强县交警大队同志面称:2011年2月6日19时许,307国道185公里+400米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关某骑二轮摩托车由东向西行驶时与骑电动自行车行驶至此的张某发生交通事故,之后杜某驾驶轿车由西向东行驶到此发生交通事故。”而本案除了杜某和桑某的陈述,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是两起交通事故,而杜某又是事故当事人之一,桑某和他同车,出于趋利避害的目的,他们极有可能推卸责任,避重就轻,他们的陈述根本不足采信。正常程序本应先进行鉴定再认定案发经过,而武强县交警大队却先认定后鉴定,等于先认定事实后补充证据,程序整个倒了。而程序公正是实体公正的前提和基础,程序都不公正,怎么可能实现实体公正?2、不真实:通过受害人家属第二天在停车场拍的事故车辆的照片,我们发现在肇事汽车的右侧前车轮上方有三处明显的凹陷变形,而该鉴定书却对这三处明显的凹陷变形只字未提,这些痕迹作为平常人都能看到,作为专业鉴定人员不可能看不到?  3、该鉴定书没有客观真实的反映事故发生的经过,不能作为认定是两起交通事故的依据。①该鉴定书只鉴定了摩托车和电动车的碰撞接触部位,而汽车和摩托车是否发生过碰撞以及接触部位在哪里,却没有作鉴定,不排除汽车和摩托车碰撞后,摩托车又和电动车碰撞的可能性,如果是这种情况就不能认定为两起事故。②、该鉴定书的鉴定结论是无法确定杜某驾驶的轿车是否与张某骑的电动车发生过碰撞接触。无法确定也就意味着有可能接触,也有可能没接触。③、从照片中看汽车右侧有三处明显的凹陷变形,左侧车门下面也有一处明显的凹陷变形,汽车左前方有明显的碰撞痕迹,这些痕迹不可能是一次碰撞形成的,尤其是右侧这三处明显的凹陷变形,不可能是一个人蹭出来的痕迹,试想:要在宝来汽车车身蹭出这样三个大坑,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鉴定人员本应该对车辆痕迹形成原因进行鉴定,而该鉴定书并没有鉴定车辆痕迹形成原因。因此,该鉴定书没有客观反映出事故发生的经过,依据这份鉴定书依然无法认定究竟是一起事故还是两起事故。交警大队认定为两起事故,明显证据不足。

二、武强县交警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本案是两起交通事故不仅证据不足,而且该认定书既不合法又不真实。1、不合法:依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自现场调查之日起十日内制作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需要进行检验、鉴定的,应当在检验、鉴定结论确定之日起五日内制作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本案2011年2月21日鉴定结论就已经确定,直到2011年3月1日才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已经违反了法定的程序。2、不真实:①、交警大队的责任认定书认定关某和张某的交通事故发生在2011年2月6日19点01分,这与武强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报警记录严重不符。报警记录显示,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的时间是2月6日18点33分,假如该事故是两起事故,那么第一起事故最晚应在18点33分之前就已经发生,而不可能是19点01分。②、交警大队的责任认定书认定关某与杜某的交通事故发生在2011年19点10分,而通过110指挥中心的报警记录显示,110指挥中心18点33分接到报警,18点34分通知周窝派出所,周窝派出所值班人员万某接警后到达现场,看到三方事故车辆都在现场,杜某的车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然后反馈给110指挥中心说是出了车祸,110指挥中心在19点01分通知的交警队,交警队然后才出警。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断定,假如是两起事故,那么这两起事故最晚也应在19点01分之前都已经发生了,怎么可能在19点10分又发生了杜某与关某相撞的交通事故,这不是笑话吗?这两份责任认定书认定的事实明显错误,认定是两起事故,除了杜某和桑某的陈述,没有任何其他的有效证据。而杜某是事故当事人之一,桑某又和他同车,他们的陈述很有可能避重就轻,推卸责任,而且他们的陈述前后矛盾,疑点重重,根本不应采信,因此,交警队认定为两起事故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责任认定明显错误。

三、交通事故现场草图也能证明关某无罪。

通过现场草图我们可以看到,事故发生时关某的摩托车行驶在机动车道上,而张某的电动车行驶在非机动车道上,两者相距110厘米,从两辆车行驶印迹看,关某的摩托车不可能碰撞张某的电动车。假如是关某的摩托车从后面碰撞张某的电动车,电动车受到撞击会向前冲,人由于惯性作用会向后倒,张某的倒地位置应在电动车的后面,而本案张某的倒地位置却在电动车前面260厘米处,所以从草图分析也能说明关某的摩托车没有碰撞张某的电动车。

 四、交警大队没有给杜某检测酒精含量,违反了法定的程序。

依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五条:“车辆驾驶人有饮酒或者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麻醉药品嫌疑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按照《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及时抽血或者提取尿样,送交有检验资格的机构进行检验”。本案的交通事故共有三方当事人,而交警大队只对关某和张某进行了血液酒精含量检测,不知道交警大队为什么没对杜某进行血液酒精含量检测?而事故发生后,杜某就在事发现场。

五、本案疑点众多,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结合本案卷宗中现场草图、关某的诊断证明、张某的尸检报告和受害人家属拍摄的照片,我们推测:杜某汽车左侧、右侧和前部车身上的凹陷变形不可能是一次碰撞形成的,至少要经过两次以上的碰撞,而通过摩托车和电动车后轮轮毂都已经扭曲变形,后座受损严重的状况分析,摩托车和电动车在事发时都受到了来自后面的撞击。尤其是汽车右侧前车轮上方的三处凹陷变形,很有可能就是张某的电动车撞击形成的,张某在骑车过程中电动车受到碰撞向前走,张某身体后仰,顺势倒在了汽车前挡风玻璃上,张某本能地用左肘击打前挡风玻璃右上角,造成汽车前挡风玻璃右上角破裂,张某的身体被右反光镜挂住推着向前走了一段,然后滑到地上,这和张某的尸检报告中左肘背散在性皮擦伤相吻合,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张某的倒地位置在电动车的前面。

综上所述,依据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要认定一个人有罪,证据必须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而本案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证据之间自相矛盾,而且疑点重重,依据“疑罪从无”的审判原则,法院应判决被告人关某无罪。                

                    

                    辩护人:河北蓝天联合律师事务所

                                金晓宁律师

                            2012年3月16日

(注:为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本文当事人均采用化名)

附:武强县法院准予撤诉刑事裁定书



    |河北交通事故律师|河北省交通事故赔偿标准|石家庄交通事故赔偿|河北省交通事故|河北交通事故|  
    河北交通事故网致力于在责任认定、伤残鉴定、保险理赔、代理诉讼、刑事辩护等方面,为交通事故当事人提供精细化、专业化、团队化、标准化法律服务!

事故处理』 『交通法规』 『责任认定』 『伤残鉴定』 『保险理赔』 『交通案例』 『事故工伤』 『肇事处罚』 『法律常识』『在线咨询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冀ICP备09030622号-1

技术支持:牛城网络